文章句子迷文章句子迷

文章句子迷,你想要的好句子、好段子都可以在这里找到!
您现在的位置:文章句子迷>> 童话>> 意大利童话>> 正文

朱法①

来源:文章句子迷 作者/录入:网络 日期:2018-08-27 热度:°
  1 朱法和石膏像

  从前,一位母亲有个儿子,名叫朱法。这孩子既懒惰又愚笨,而且还调皮捣蛋。母亲很穷,有一天,她拿了一块布对朱法说:“把这块布拿出去卖掉吧。不过,你不要卖给那些唠唠叨叨的话匣子,只能卖给寡言少语的人。”

  朱法拿了布,在城里转悠着,叫卖起来。“卖布喽!卖布喽!”

  一个妇女叫住他,说:“让我看看。”她翻来复去地看了布·便问道:

  “这块布要多少钱?”

  “你这个人太啰唆,”朱法回答,“我妈妈不让我卖给话匣子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

  朱法又遇到一个农夫。农夫问:“这块布要多少钱?”

  “十克郎。”

  “哟,太贵啦!”

  “啰唆,啰唆,太啰唆啦!不卖给你!”

  这样,在他看来,凡是喊住他或走到他身边问价的人都太饶舌,因此,他不卖给这些人。他四处转悠着。后来,他溜进了一座院子里,院子的中间竖着一尊妇女石膏塑像。朱法对她说:“你愿意买这块布吗?”他等了一会儿,又问了一次:“你想买这块布吗?”没有听到回答,朱法高兴得喊了起来:“我终于找到了寡言少语的人了!我现在完全可以把这块布卖掉了。”

  他把布蒙在石膏像上。说:“这块布卖十克郎,你觉得怎么样?我明天再来取钱。”说完,他离开了院子。

  他妈妈一看见他,马上就问起布的事儿。

  “我把它卖掉啦。”

  “钱呢?”

  “我明天去拿。”

  “可是,买布的人靠得住吗?”

  “她正是你想把布卖给的那种女人。她一句话也没对我说,你相信不?”

  第二天早晨,他到那里去收钱。不错,他看到石膏像还在那儿,可布却不见了。“付钞票!”朱法说。他等着回答,越等越生气。“你把布拿去了,对不对?现在你却想赖帐?哼,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”他抓起一把锄头,把石膏像砸了个稀巴烂。在塑像里面,他发现了一罐金子。他把金子倒进袋子里,回家对母亲说:“她不想付给我钱,我用锄头砸了她一下子,她就付给我这些金子。”

  他妈妈是个机灵的女人,说:“把金子倒出来,但对任何人都不要吐露口风。”

  2 朱法、月亮、小偷和法官

  一天早晨,朱法到外面去采药草。他采了一天,还没回到城里,天已经黑了。他漫步向前走着,看到月亮一会儿躲在云彩里,一会儿又从云彩里钻了出来。朱法干脆坐在一块石头上,望着月亮时隐时现的情景。他喊着:“出来啦!出来啦!”接着又喊道:“藏起来啦!藏起来啦!”他一遍又一遍地叫喊道:“出来啦!”“藏起来啦!”

  这当儿,路边刚巧有两个小偷正把一只偷来的羊剥皮分肉,听到“出来啦!”“藏起来啦!”的喊声,两个小偷吓慌了。以为警察在后面追踪他们呢。他们两个拔腿就跑,把羊肉丢下了。

  朱法听到小偷奔跑的声音,便走过去,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他发现地上躺着一只剥了皮的羊,自个儿便拿出刀子,一块一块地切了起来。他把羊肉装在袋子里,又继续赶路了。

  回到家门口,他喊道:“妈妈,开门哪。”

  “你怎么到这时候才回来?”妈妈问道。

  “天黑了,我才能把这些肉背回来。明天,你要把这些肉全卖掉,我要弄点钱花花。”

  “明天你还是到乡下采药吧,我替你去卖这些羊肉。”

  第二天傍晚,朱法回到家时问妈妈:“你把肉卖掉了吗?”

  “卖啦,卖给苍蝇了,赊给它们的。”

  “它们什么时候给钱呢?”

  “到它们有钱的时候。”

  朱法等了一个星期,等着苍蝇来付给他钱。可是,苍蝇没有来,他便跑到法官那儿,说:“阁下,我要求您公断。我把羊肉赊给了苍蝇,可是它们至今不付给我钱。”

  法官说:“宣判如下:见到苍蝇时,你有权打死它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只苍蝇停落在法官的鼻子上,朱法握紧拳头,一拳打过去,把苍蝇打成了肉酱。

  3 朱法和红色贝蕾帽

  朱法不愿意干活。每天饭后,他总是到街头巷尾去遛达。母亲经常对他说:“朱法啊,这可不是过日子的样子啊!你就不能争口气,做点有意义的事情?你总是吃、喝、玩!我真受够了!你要去工作,靠工资所得去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,要不,就滚出去!”

  朱法离开家,到卡萨罗大街去添置自己所需要的东西。他在这个店里拿一样,又到那个店里取一件,不多一会儿,他从头到脚全身换了新衣服。他总是对店主们说:“我先赊一下帐,改天我顺便经过这里时就付钱。”

  朱法最后买的一件东西是一顶红色贝蕾帽。

  他看到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身,便自言自语地说:“好啦,就买这些吧。这下,我妈妈就不会称我是游民叫化子了!”可是,他一想到必须付给店主们钱的时候,就决定装死。

  他一头栽倒在床上。“我不行啦,我要死啦!我要死啦!”他的妈妈急得抓着自己的头发,哭喊道:“啊,我的儿呀,我的儿子!真是大祸临头呀!我的儿子!”听到她的哭喊声,人们都涌了进来。他们都很同情这个贫寒的妇女。消息传开来;连店主们也都前来察看朱法的尸体。“可怜的朱法,”

  有个店主说,“他赊了我一条裤子,欠我六个格罗②......我要把那笔帐销掉,祝愿他安息!”这样店主们都来了,都勾销了朱法的欠帐。

  然而,那个卖给朱法红色贝蕾帽的店主却仍让这笔帐留在帐薄上。“我不愿意销掉这笔帐。”他走过去察看了一下年轻人的尸体,看到死人戴着崭新的贝蕾帽,便想出了一个巧妙的主意。当掘墓人抬着朱法的棺材离开家,送到教堂准备埋葬时,这个店主跟着到了教堂,藏了起来,等着天黑。

  天黑了。几个盗贼来到教堂里,把偷来的一袋子钱分赃。这时,朱法躺在棺材里一动不动,那个店主也藏在门后边。盗贼们把一袋子钱哗哗啦啦地倒出来,全是金、银硬币。他们按人数把钱分成一堆一堆的,最后剩下了一枚十二格罗的硬币。他们不知道应该把这枚钱分给谁。

  “为了别伤和气,”其中一个盗贼说:“我们这样办吧:把那边躺着的一个死人当作目标,谁能把这枚硬币准确地投到死人的嘴里,这枚硬币就给谁。”

  “妙主意!妙!”他们都同意了。

  接着,盗贼都到了约定的位置,进行瞄准。听到他们的话,朱法在棺材中间一挺身子站了起来,吼叫着说:“死人们,站起来啊!都站起来!”

  盗贼们丢下钱,撒腿跑掉了。

  朱法一看只剩下他一个人了,便跑到堆钱的地方。与此同时,卖贝蕾帽的店主也跳了出来,向钱堆跑去。结果,他们两个人二一添作五,平分了这些钱。可是,最后剩下一枚五法森③硬币没法分。

  “我要这枚钱。”朱法说。

  “不,你不能拿,我要!”

  “我要拿!”朱法执拗地说。

  “住手,这是我的!”

  朱法抓起一只蜡烛熄灭器,对着贝蕾帽商人挥舞着说:“你给我把那五法森钱放在那儿,我要这枚钱!”

  外面,盗贼们在教堂的院子里蹑手蹑脚地遛达着,想看看死人们到底要做什么,因为,他们很后悔自己丢下那么多的钱跑开了。他们把耳朵贴在门上,听到里面为了五法森的钱而吵得难解难分。

  “哎呀,我的天啊!”他们说,“真说不清楚,从坟墓里究竟钻出多少死鬼啊!他们每个人只能分到五法森。即使每人分到这么小的数目,那一堆堆的钱也还不够分的呢!”因此,他们连滚带爬地跑掉了。

  朱法和卖贝蕾帽的商人每人提了鼓鼓囊囊的一袋子钱回了家。最后,朱法还是让那个卖贝蕾帽的商人多得了五法森钱。

  4 朱法和酒囊

  朱法的母亲觉得自己的儿子不会有什么出息,便把他送到酒店里当小伙计。酒店老板对他说:“朱法,到海边去给我把这个酒囊洗一洗,一定要洗好,要不然,我就揍你。”朱法带着酒囊到了海边,他洗啊,洗啊,整整洗了一个上午。这时,他自言自语他说:“我怎么知道酒囊是否算洗好了呢?

  我去问谁呀?”海岸边一个人影也没有。但在海上,一条船刚刚驶离港口。

  朱法掏出手帕来,朝着船拼命地挥舞着,喊叫道:“船上的人呀,你们要回来,到这里来!”

  “岸上的人在向我们发信号,”船长说,“我们回去一下吧,说不定他们给我们带来什么消息,或许,我们把什么东西丢在岸上......”他们乘着划船靠了岸,看到了朱法。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船长问。

  “阁下,请告诉我,这个酒囊算是洗好了吗?”

  船长恼火极了,抓起一根棍子狠狠地揍了朱法一下。

  “那么,我该怎么说呢?”朱法呜咽着问。

  “你要说:‘上帝呀,让他们快跑啊!’这样,我们的船就开得快了,就能弥补你使我们耽误的时间了。”

  朱法把酒囊背在肩上,刚才挨揍的地方还在剧烈地疼痛。他在田野里走着,嘴里大声而清楚地重复道:“上帝呀,让他们快跑啊!上帝呀,让他们快跑啊!上帝呀,让他们快跑啊!”

  这时,他碰到一个猎人。猎人正向两只兔子瞄准,而朱法却还在叫嚷着:

  “上帝呀,让他们快跑啊!上帝啊,让他们快跑啊......”两只兔子一纵身跑掉了。

  “你这小魔鬼!你只管走自己的路好了,啰唆什么!”猎人怒气冲冲地叫着说,接着,他用枪托向朱法的脑袋砸了一下。

  “那么,我该怎么说呢?”朱法哽咽着问。

  “你要说:‘上帝呀,让他们死掉吧!’”

  朱法肩背着酒囊走了,嘴里又重复说:“上帝啊,让他们死掉吧......”

  可是,这次他偏偏遇上两个人吵架,吵得不可开交,已经准备动武了。朱法说:“上帝啊,让他们死掉吧!”听到朱法的喊声,两个人分开了,回身跑到朱法身边,怒气冲冲他说:“你这小无赖!你想火上浇油,是不是?”他们两个和解了,一肚子怒气朝着朱法发泄起来,把他打了个鼻青脸肿。

  “那么,我必须说什么才行呢?”

  “你必须说什么才行?你必须说:‘上帝呀、把他们分开!’”

  “好吧。‘上帝啊,把他们分开!上帝啊,把他们分开......’”朱法嘴里咕噜着,继续走路。

  这时,一对新娘新郎婚礼结束后刚巧从教堂里走出来。他们听到朱法在喊道:“上帝啊,把他们分开!”新郎发火了,抽出腰带,朝着朱法猛抽下来,叫嚷道:“你这不吉利的小混蛋!你竟胆敢想让我的妻子跟我分开!”

  朱法再也经不起揍了。他失去了知觉,躺在地上。人们走过去,把他拉起来,这时他睁开了眼睛。人们问他说:“你对新婚夫妇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你在想些什么呢?”

  “那么,我要说什么才合适呢?”

  “你本来应该说:“上帝啊,让他们笑!上帝啊,让他们笑!’”

  朱法又拎起酒囊,继续向前走,嘴里不停他说着这句话,可是,他经过一户人家,他们正在发丧,死人躺在棺村里,四周点着蜡烛,围着嚎啕大哭的亲属。他们听到朱法经过门口时,嘴里喊着:“上帝啊,让他们笑!”一个男人便拿起了一根短棒出来,朱法挨了最后一顿揍。

  至此,朱法才认识到.最好还是闭口下说话。于是,他径直跑回到酒店。

  然而,酒店老板也很生气,因为,他早晨派朱法做的第一件个是洗酒囊,他却天黑了以后才回来,结果,他也揍了朱法一顿。接着,他把朱法解雇了。

  5 我的漂亮衣服,吃个饱吧!

  朱法是个傻瓜,自然从来没有人邀请他去过什么地方,也没有人请他作客。有一回,朱法到一个村庄去,想看看人们怎佯对待他。乡下人看到他那副邋里邋遢的模样儿,便指指划划,让狗去咬他。后来,妈妈给朱法买了件轻便大衣,一条裤子和一件丝绒马甲。这样,朱法打扮得象个乡绅一样,又来到了那个村庄。看到朱法这一身打扮,乡下人大吃一惊,连忙邀请他跟大家一起坐在桌旁,对他说了许多奉承话,哄得他晕晕乎乎的。乡下人邀请朱法吃饭时,他用一只手往嘴里拣菜,用另一只手往口袋里和帽子里塞食物,说:“我的漂亮的衣服啊,你吃个饱吧,因为他们邀请的是你,而不是我!”

  6 朱法,把门带上!

  朱法跟妈妈到田里去干活,妈妈先走一步,对朱法说:“孩子,走的时候背后带上门!”

  妈妈走后,朱法开始用力拉门。他拉呀,拉呀,一直把门队铰链上拉了下来。接着,他把门背在背上,“带上门”跟在妈妈后面吃力地走着。走了一小段路,他说:“妈妈,太重啦!妈妈,我给压得喘不过气来啦!”

  妈妈转身问道:“什么东西把你压得喘不过气来啦?”这时,她才看到,儿子“背后带上了门”。

  回家的路上,因为带着这么个重东西,他们母子俩走得很慢。天黑下来了,可他们离家还很远。由于怕遇上强盗,母亲和儿子爬到一棵树上,朱法的背上还带着那扇门。

  半夜敲钟的时候,一伙强盗来到这里,在这棵树下分起钱来。朱法和他母亲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。

  几分钟后,朱法悄声说:“妈妈,我要小便。”

  “胡说!”

  “憋不住啦!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“我不能再等啦。”

  “能,你能等。”

  “不,妈妈,等不得啦。”

  “那么,你就小便吧。”

  于是,朱法小便了。强盗们听到水从上面落下来,便说:“怎么回事?下起雨来啦?”

  几分钟后,朱法悄悄说:“妈妈,我现在要大便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

  “我不能再等啦。”

  “你能等。”

  “妈妈,等不得啦。”

  于是,朱法就大便了。强盗们感到有东西掉在他们身上,便说: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是从天上落下来的神赐食物?还是鸟在捣鬼?”

  朱法又一次(这时候他背上仍背着那扇门)对妈妈耳语说:“妈妈.门太重啦。”

  “不管怎样也要把门托住。”

  “可是太重了呀,妈妈!”

  “你最好不要让它掉下去。”

  “妈妈,我再也托不住啦。”说着,他松开了手,门正好砸在强盗们的身上。强盗们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砸在身上,便一溜烟似地跑掉了。

  母子俩从树上下来,发现强盗们刚才在分的是满满的一袋金币。他们把袋子拎回家了。妈妈说:“这件事对任何人都不能说,要不我们两个都得进牢房。”接着,朱法的母亲到外面去买了葡萄干和无花果干,然后爬到房顶上。当朱法走出门口时,她在房顶上朝朱法扔葡萄干和无花果干。

  朱法忙用手遮挡着,朝屋子里喊道:“妈妈!”

  “什么事呀?”她在屋顶上应声问道。

  “葡萄干和无花果干落下来了!”

  “那很清楚嘛,今儿是天上下葡萄干和无花果干的日子呀,我还能说些什么别的呢?”

  当朱法不在家的时候,他妈妈从袋于里把金子掏了出来,然后换上生了锈的钉子。一个星期以后,朱法朝袋子里一看,发现里面尽是些钉子,便对妈妈叫嚷起来,说:“把钱给我,不然我就去告状!”

  “什么钱?”她说完这句话,便不理睬他了。

  朱法到了法官那儿。“阁下,我有一袋子金币,我妈妈用生锈的钉子换掉了我的钱。”

  “金币?谁听说过你有金币?”

  “我,我......有......有——就是天上下葡萄干和无花果干的那一天。”

  于是,法官把朱法送进了疯人院。

  (刘宪之译)

  ① 朱法(Giufa)一词来自阿拉伯语。原意为聪明可爱的傻瓜,是意大利中部和南部一系列民间传说中的主人公。

  ② 格罗是古时一种货币单位。

  ③ 法森是一种货币年位,等于四分之一便士。

随意打赏一点,支持本站长期发展!

喜欢
(0)
0%
不喜欢
(0)
0%
上一篇:两个赶骡人
下一篇:理发匠的时钟
你可能喜欢的......